*

華人別只顧爬藤了,白人至上主義抬頭才是

- [54] ()

201013202927_06D0F6DA-5CA2-4F71-B517-94AF4B80A858.png
201013202931_886A5C4A-1C16-479C-AD9A-589D95BC2C6B.png
美國聯邦調查局在10月8日透露,他們挫敗了一起試圖綁架民主黨密歇根州州長格雷琴·惠特默( Gretchen Whitmer)的陰謀。該案共涉及13人,其中至少6人參與了綁架惠特默的詳細計劃策劃。

 

同一天,美軍《星條旗報》報道,海軍陸戰隊員,一等兵賈里特·莫福德(Jarrett Morford)在網上發布了一段視頻,不僅對中國人使用種族歧視的語言,而且威脅會槍殺他們。莫福德在視頻中稱:“正如尊敬的川普今天在推特上所說的,這是中國的錯,中國將為他們對這個國家和世界的所為付出代價。”

 

幾乎也在同時,另一個消息讓在美華人震驚:日裔鋼琴家海野雅威(Tadataka Unno)在紐約地鐵站被群毆,造成多處骨折及嚴重瘀傷。而他成為被攻擊目標,很可能是因為被誤認為華人。

 

其實,美國極端右翼潛在的暴力恐怖威脅一直存在,我們看見的只是冰山一角。

一、美國極端右翼抬頭,川普言論火上澆油

 

FBI局長克里斯托弗·雷(ChristopherA. Wray)9月份表示,美國面臨的最緊迫威脅來自反政府組織和白人至上組織,他說,近幾年來最致命的國內恐怖或暴力襲擊都是來自這些組織。

 

本月,國土安全部(DHS)發布了最新的《國土安全威脅評估報告》。現任DHS代理部長查德·沃爾夫(Chad Wolf)在報告前言中說,這個安全威脅報告是DHS首次進行的此類評估,是基于DHS可獲得的所有信息和專業知識資源,包括情報,執法及其運營部門。“但是,我最擔心的是白人至上主義暴力極端分子,他們近年來所進行的恐怖的,針對性的襲擊事件造成了特別致命的傷害。”

 

FBI局長和DHS部長不約而同地用“最致命”,“特別致命”這樣的詞匯來描述極右翼分子的襲擊,不是巧合。

 

我們必須把雷和沃爾夫的言論與這個密歇根州長綁架案聯系起來看。這個案子能夠被消滅在搖籃狀態,是因為FBI有線人。如果你對類似新聞足夠留心的話,就會發現,FBI及時防止的好幾個恐怖案,都是因為有線人的關系。

 

線人是如何產生的呢?一位恐襲分子辯護律師的辯護詞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。這個律師說,被告人本來只是發發牢騷,并沒有真正計劃做什么。但是,FBI的釣魚執法一直在鼓勵他采取行動。這是政府不對,硬是讓本來沒打算犯罪的人成了罪犯。

 

這里我們不討論FBI的做法對不對,我們只是了解一下這是怎樣一幅圖畫:在互聯網上,在推特和臉書的世界中,具有極右翼傾向的個人和組織到處都是。FBI線人潛入之后,稍作鼓勵,他們就會行動。雷和沃爾夫這樣說,是因為他們掌握了情報,真真切切地看見了那股洶涌的暗流。那些極右翼個人和組織,就好像已經堆好待燃的干柴,一點就著。

這也是為什么,川普說的“撤退,待命”非常危險。川普的推特和言論都是火上澆油。他推文中說的“搶劫開始時,便是槍聲響起時”,“暴亂者會被狗咬”,都是有歷史典故的語言,是白人至上者聽得懂的狗哨。

川普同樣惡毒的另外一招是無中生有地反復說Antifa是暴力威脅。事實是,(1)已經發生的暴力基本上都是來自右翼極端分子;(2)情報機構警告的潛在暴力威脅,沒有把Antifa列在其中。但是,川普的口哨和言論會有作用,也有后果。這才是危險。

 

二、《排華法案》又要重演?

 

歷史告訴我們,一旦環境變壞,華人的處境也會跟著變糟。

 

當初的《排華法案》與那時美國的經濟狀況變壞和工作機會缺乏不無關系,雖然華人做的都是白人不愿意做的“低級”工作;發生于1982年的陳果仁事件也是環境惡化所致:當時美國汽車業面臨日本車的強烈競爭,出現大量汽車工人失業,華人陳果仁被誤認為日本人,毆打致死。

 

新冠疫情爆發后,失業率飆升,人們在惶恐中度日,同時面臨各種前所未有的壓力,還有一個把“中國病毒”掛在口上的總統,據The Hill報道,疫情期間對亞裔美國人的襲擊激增至每天100次;本文開頭提到的三個事件中的兩件都與華人有關......

 

分享到微信

     a 很多人都不想去美國了 - [23] ()
     a 自找的 - [16] ()
     a 最希望華人在國外受歧視活不下去的是誰 - [20] ()

熱門話題

欧美欧美欧美-原创-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