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 App 已上線
點我下載

popup-close

300名女信徒被邪教洗腦淪為性奴 曝驚人調教過程

Tue Oct 13 2020 10:51:11 GMT-0700 (PDT)
cover

01

邪教教主性侵多名女子 有些是父母主動獻上

這兩天看到一則舊聞,實在讓人震驚。一位自稱“華藏初祖”的“大師”吳某衡,聲稱自己的體液中有特殊能量,以修行為名性侵女弟子,和所有女弟子幾乎都發生過關系。有的女弟子是大學生,有不少是25、6歲的年紀。

圖片

看到這樣的騙局橫行,實在是怒其不幸,哀其不爭。很好奇邪教是怎么騙到人的,于是,我詳查了他們的騙術。吳某衡是廣東揭陽人,自吹自己有“天眼通”等特殊能力,“可以預測一些將要發生的事,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”, “掌握他人命運,決定他人生死。”

還說自己有特殊功能,能治各種疑難雜癥,僅靠見面對話,就用氣功治愈了某位領導人的腦血栓等疾病。就這樣,靠胡編亂造+吹牛,他招攬了三四萬名對他頂禮膜拜的弟子。只要牛皮吹得好,權威就能立起來,于是,有人專門幫他斂財,有人供他消遣。他不僅兜售各種“開光法器”大肆斂財,還把精神控制PUA那一套用得爐火純青:

“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”

“精液中有特殊能量”

“前世你是我的妃子”

“如果違背師命,會立即得絕癥死去”

采用精神逼迫+修行加持的方式,對多名女弟子進行誘奸,懷孕了,就讓她們墮胎。

圖片

圖片

更匪夷所思的是,有的母親還親手把自己女兒獻給他。

圖片

到最后,還有女弟子在說: 被他騙了也都還好,最難過的是,我一直堅持的信仰沒有了。2020年,還有不少人深陷這樣的邪教騙局,其中不乏高學歷者。像這樣家人親手把女兒送上賊船的案例,也不是第一起了。

02

邪教不光斂財,還多以雙修名義性侵女信徒

在我國臺灣,也有母親親手把女兒送給邪教頭子懷中,他們把這種情懷稱之為信仰。2020年6月,臺灣省臺北市破獲一起宗教詐欺、妨害性自主案。整個案件看起來都透露著一股匪夷所思的黑色幽默。在臺灣民間有一個靈修機構,核心人物是一個自稱道主的“少龍”,他本名徐浩城,已經67歲,卻依然有一顆勃勃野心。

圖片

他號稱自己是 “五教共主”,是“外星人”,宣揚世界末日觀,教導信徒觀看電影末日預言,只要信奉他跟隨他,就能在世界末日那天離開地球,獲得永生。

2020新冠肺炎爆發,利用疫情又大肆宣揚了一番自己的理念,趁機撈金。他說, 新冠肺炎是邪靈纏身,用他手指一點,就能治療新冠肺炎。沒有中醫師資格證的少龍,還長期私自開中藥處方給信徒使用。他還說新冠肺炎是一種心靈上的因果病,聽了他的歌曲能治療肺炎,因為歌聲具有神力。如果不聽他的歌,臺灣將會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死亡。

圖片

順著線索一查,他還真有經營電子業,號稱董事長歌手,還開了唱片行,收獲了不少女粉絲。

圖片

本來警察以為只是普通的靈修機構,但疫情畢竟事關局勢安穩,經過他的一系列騷操作,成功引起臺灣警方注意。于是警察決定調查一下,罰點款,一查發現,事情沒那么簡單。就這么一個小小的靈修堂,里面放了成堆的現金,像這樣堆成小山的錢,我在《人民的名義》才看到過。

圖片

數了數,有八千萬。警方認真了,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。少龍說,這是信徒們捐的,要用來造飛船。??造什么飛船?少龍進一步解釋, 地球即將毀滅,給他捐錢的信徒可以和他一起坐太空飛船離開地球,去往他的星球。

圖片

圖片

(他們的飛船模型)

少龍還說了: 2012本來地球要毀滅的,是他出手擋住了這場浩劫。他不斷洗腦,世界末日要到了,錢財已經無用,要求每個信徒都要買一尊6800元的小神像。

八千萬就這樣累積起來了。

圖片

警方意識到事態嚴重,進一步調查,又發現了更嚴重的犯罪事件——仙女班。少龍不僅斂財,還趁機在道場里創建如同后宮一樣的仙女班,趁機實施性侵。

他招收的都是二三十歲,長得好看的妙齡女信徒,要求單身,處女,沒談過戀愛。招收進來后,對她們嚴格管理,并頒布「道宮宮女新生活規則」等文章,嚴格控制“仙女”生活,禁止女信徒使用手機電視等所有電子設備,完全切斷與親友的聯系。

圖片

為了讓他的性侵行為合理化,他的宮女守則包括: 要終身獻身師傅,做師傅的新娘,為師傅工作,聽從一切要求,才能修道成為仙女。把性侵過程洗腦為“師傅道主賜我元神與肉身合一修道成為仙女”,他專門成立了一家公司,用來接收和管理少女。靠著長期以來的洗腦輸出,受害女性多達237人。

圖片

03

邪教“日月氣功”:奸淫多名女性,役使眾信徒

90年代曾掀起一場全民氣功熱,短短幾年內,全國數千萬人卷入到氣功熱潮。在此背景下,河南省襄城縣農民溫金路于1992年開始接觸氣功,并曾參加過“香功”“中功”的練習,后于1994年自編了“日月氣功”功法,以雙腿盤起打坐,雙手分別放在左右兩膝上為其基本練功動作。溫金路依托“傳功”迅速建立發展組織,截至2000年,該組織一度蔓延至29個省、區、市,裹挾群眾人數達13萬人。2000年4月“日月氣功”被警方搗毀,溫金路本人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。2002年,溫解除勞教后,卻不思悔改,暗中聯絡原骨干成員,恢復發展“日月氣功”組織,并編造“解信號”“大調整”等歪理邪說,繼續從事非法活動。

為掩人耳目,溫金路建了一處道觀,取名“德福觀”,表面供養儒釋道三教,供香客祈福還愿,一些游客也誤將其當做普通宗教場所和旅游景點。實際上“德福觀”早已成為“日月氣功”的據點。許多“日月氣功”信徒到此“朝拜”上交“奉獻款”,如果捐款數額大,還會被引薦“有幸”得到溫金路的“接見”。

圖片

自詡“大師”玩弄把戲

邪教頭目自我神化是邪教組織的一個普遍性特征,如“法輪功”頭目李洪志自封“宇宙主佛”,“門徒會”創立者季三保自稱“神所立的基督”,“華藏宗門”頭目吳澤衡也自稱“覺皇”。“日月氣功”頭目溫金路也不例外,其以“大師”自居,并稱他還有“背后的老師”在指引他,極力向弟子宣稱自己有無所不知、無所不能的“超能力”,要求弟子聽命、順從,欺騙弟子說只有跟著他修煉“日月氣功”才能避免疾病、災害和死亡,只有跟著溫金路才能保平安。

那么現實中的溫金路是怎樣的呢?溫金路,原名溫金六,化名金光道,男,漢族,1945年6月27日生人,初中文化,農民,原籍河南省許昌市襄城縣。1961年溫金路初中畢業后,先在家務農,后當過廚師、木工、泥瓦匠,做過生意,直至1992年才開始接觸氣功,后于1994年創編了“日月氣功”功法。從溫金路人生履歷可見,他沒有任何的特異之處。

溫金路曾宣揚“意識可以治病,練功可以消災”,并稱自己會在信徒遇到災難、身患疾病時出手相救。溫金路先后為河南駐馬店信徒劉某安的妹妹、李某生的孫子、河南南陽信徒李某強的父親“發功”治病,但結果不僅沒有任何效果,還導致3人延誤治療。其中,劉某安妹妹因患直腸癌,錯過最佳治療時機而過早病逝。李某生的孫子、李某強的父親則經醫院及時搶救才保住了生命。事后,溫金路面對信徒則以“他們不順應、不配合、心里沒有真正去理解,沒有掌握其中真諦”為借口敷衍搪塞。

不過溫金路也并不“普通”。他雖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很善于揣測人的心理,用一些花招伎倆來神化偽裝自己。一次溫金路乘坐信徒的汽車外出,半路發現汽油不足,信徒怕無處加油本想折返,但是溫金路憑經驗和對當地環境的熟悉,認定道路不遠處會有鄉鎮出現,鄉鎮內會有加油站。但他不講真實原因,反而故弄玄虛說他早已預測好,讓信徒放心繼續前進,于是當信徒駕車遇到前方的加油站后,便對溫金路的超能力深信不疑。

另外,溫金路還曾憑借掌握的果木嫁接技術在一棵樹上成功嫁接多種植物,使得一棵樹能開七種花,后來這棵樹也成為他具有神奇能力的“佐證”。在被捕審訊過程中,溫金路也不忘耍小聰明,在偶然得知負責訊問自己的民警姓袁后,他先佯裝不知,然后自稱早已算準自己“命有此劫”,并說自己會落在“袁天罡(唐代名臣,據傳有預測未來的能力)后人”的手里,然后再問民警姓名,以示驗證。

圖片

溫金路的歪理邪說在內容上具有很強的迷惑性。他要求信徒做到“破私立公、無私奉獻”,還有十二字口訣“心要慈,心要善,祛邪惡,心不貪”,這些內容看似勸人向善,但實際上溫金路通過自我神化,早已將信徒頭腦中對“善”的追求偷換成了對“教主”的崇拜與盲從,而“無私奉獻”自然也變成了對“教主”的“無私奉獻”,許多善良的群眾就是被溫金路虛偽的口號所蒙蔽,而成為其信徒,許多人因此被溫騙財騙色,或被長期無償榨取勞動。

圖片

為打造穩定的邪教據點,溫金路指使其長子溫利軍、骨干信徒郭軍召,于2007年在河南省許昌市襄城縣湛北鄉建立“德福觀”,又于2008年在河南省漯河市舞陽縣孟寨鎮建立“珍奇觀光農業發展有限公司”(即“生態園”),作為該組織的主要活動基地。

溫金路將“生態園”作為其“獨立王國”,帶領少量高層信徒長期居住其中,對“生態園”實行封閉式管理。園內長期奴役數十名男女信徒,無償為其勞動,高峰時曾達百人。這其中有相當高比例的人是家中的“邪二代”,其父母大多是早期“日月氣功”的信徒。他們長期受父母影響以及溫金路的蒙騙、蠱惑,把能進入“生態園”無償勞動當做是自己的“榮幸”,甚至還出現有信徒向邪教骨干分子“行賄”“走后門”,要求進“生態園”為溫金路服務的情況。

這些信徒在“生態園”內除日常勞動外,還要持續接受邪教思想洗腦,時常組織集體討論,每人都要談心得、講體會、唱“詩歌”。為避免“生態園”周邊村民生疑,溫金路要求信徒唱“詩歌”只能在下雨天時進行。這些信徒未經溫金路允許嚴禁戀愛、結婚生子,懷孕的女信徒必須流產,大齡男女由溫金路隨意指定婚配。他們還被要求在《我的心聲》保證書上簽名畫押,恐嚇信徒一旦離開“生態園”不僅自己將來生病無法讓師父來“解信號”,而且還會禍及家人,以此限制信徒人身自由。

圖片

▲溫金路要求信徒在《我的心聲》保證書上簽名畫押

此外,溫金路在發展組織成員時,感到“老信徒”普遍年齡大、文化程度低,便有意拉攏青年、高學歷及社會精英群體加入,在“生態園”舉辦多次“培訓班”,集中培訓各地青年信徒,鼓動他們傳播“日月氣功”。溫金路還安排青年信徒應聘各地企業,要求他們多與老板接觸,借機拉攏老板加入其組織。

騙錢斂財。一是溫金路利用“教主”身份,極力在信徒面前神化自己。通過收徒、傳功、占卜、消災、祛病、賣書及兜售“圣果”(注:“圣果”即“生態園”中產的普通水果,以高價賣給信徒,一個蘋果售價達萬元)等名義騙斂巨額錢財。二是“以商養教”變相壓榨信徒。溫金路指使信徒在河南省內多地選址開設汽車裝飾店、面粉廠、面條廠等,并謊稱“無私奉獻”可以提高功德,蠱惑信徒自籌資金開設企業并無償為其勞動,同時以交“奉獻款”的名義持續斂取企業收益。三是溫金路指使建立“德福觀”,并有意將其打造為“日月氣功”的精神“圣地”,誘導許多信徒前來“朝拜”并上交“奉獻款”,金額少則幾百元,多則數萬元。四是組織各地片區負責人以“大局”急需資金為名,向信徒募捐,為溫金路籌集錢款。其中,四川綿陽信徒許某個人上交120萬元,河南駐馬店信徒何某個人上交80萬元,南陽骨干陳顯組織當地信徒上交300萬元。經法院認定,以溫金路為首的“日月氣功”組織共斂財819萬元。

但實際上涉案金額遠不止這些,僅“生態園”“德福觀”兩處固定資產估值就在2000萬元以上。另外,信徒大多采取現金形式上交“奉獻款”,且溫金路要求不得記賬,并定期焚毀賬簿,再加上案發后許多信徒因顧慮會和案件有所牽連,矢口否認曾給溫金路交過錢,最終使得許多涉案資金難以認定。

騙色奸淫女信徒。溫金路喜好女色、行為放蕩、流氓成性。2012年以來,溫金路謊稱研究“信號”出現瓶頸,需要“陰陽雙修”,借助“陰陽之力”增加功力,才能破譯“信號”,又謊稱他“背后的師父”告訴他與某個女信徒之間“有緣”“必須要有這層關系”等,用歪理邪說實施精神控制,以達到在精神上脅迫婦女的目的。溫借“談心”為幌子,先后對8名女信徒實施了強奸、強制猥褻、侮辱等行為,并導致其中2人多次懷孕墮胎。當時,多數受害女信徒在歪理邪說的蒙蔽下,甚至認為能和“師父”(溫金路)有這樣的“緣分”是自己的“福氣”和“榮幸”,但溫金路在被捕后卻以受害女性自愿為由,為自己的罪行開脫狡辯。

有的信徒被溫金路的歪理邪說洗腦,放棄家庭事業長期在“生態園”無償勞動,甚至培養“邪二代”,葬送子女前途。有的信徒接受溫金路的“指定”結婚,但婚后因缺乏感情基礎而導致離婚。有的信徒為“日月氣功”傾家蕩產,甚至妻離子散,家破人亡。其中,山東信徒李某芝隱瞞親屬先后將名下股票、房產等出售,所得50余萬元全部作為“奉獻款”上交“日月氣功”組織,最后落得身無分文,沿街撿拾垃圾為食,醒悟后因感到愧對家庭而上吊自殺。

圖片

但為什么那么多人都沉迷其中無法自拔?因為他們都沉浸在邪教營造的這個“神秘世界”里了,他們的精神世界和欲望在現實里無所寄托,只能從“大師”這里尋找。相信的人越多,就越互相洗腦,到最后,大家互相催眠。有人知道真相也不愿意戳穿,因為他享受到了權利,有人被蒙在鼓里也不想醒來,因為有他相信的能實現的夢。所幸,謊言總有揭穿的一天,他被抓了。但還有很多狂熱粉絲感到震驚,甚至還阻礙警察辦案,為他辯解。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。

04

在心理學上有一個效應,叫真相錯覺效應,又被稱為重復成真效應,是一種認知偏見。這個效應指,重復出現讓我們接觸到的信息,會讓我們信以為真。“謊言重復一千遍就成真”,重復會讓事件變得更加可信,就算它很荒唐。研究表明,就算你對事物有一定認知,依然會被重復所欺騙。每一句假話都會變成自己的心理暗示,假的也能成真。邪教里伴隨著權力和人心陰暗,所有在現實里不能達到的事情,在懷有特異功能的大師那里都能輕易實現。這樣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,我們也有可能深陷其中。

圖片

要不是全世界都打擊遏制,邪教能蠱惑的人將會是一個龐大的數字,對社會危害極大。就在前兩年,在河南漯河市舞陽縣孟寨鎮,一個名為“日月氣功”的邪教組織編造歪理邪說實施精神控制,竟然讓2000人余名信徒對其頂禮膜拜,心甘情愿交大把錢財供其享樂。其實,他們信奉的所謂的教首,只是一名泥瓦匠,通過宣揚“日月氣功”的修煉方法,讓他搖身一變成了土皇帝。他憑借這個發展了13萬信徒,蔓延29個省市,斂財近千萬,以雙修為名騙奸女信徒,很多父母競相把女兒給他送去。

圖片

“神秘力量”真這么容易被人相信嗎?

圖片

人最可信的,只有自己。

我們生來想要的,無非是生理需求,安全需求,愛與歸屬,尊重與認同、自我實現。記住,不要把自己的寄托放在別人身上,請用科學的方式 滿足這些需要 。

一位自稱“華藏初祖”的“大師”吳某衡,聲稱自己的體液中有特殊能量,以修行為名性侵女弟子,和所有女弟子幾乎都發生過關系。有的女弟子是大學生,有不少是25、6歲的年紀。

圖片

看到這樣的騙局橫行,實在是怒其不幸,哀其不爭。很好奇邪教是怎么騙到人的,于是,我詳查了他們的騙術。吳某衡是廣東揭陽人,自吹自己有“天眼通”等特殊能力,“可以預測一些將要發生的事,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”, “掌握他人命運,決定他人生死。”還說自己有特殊功能,能治各種疑難雜癥,僅靠見面對話,就用氣功治愈了某位領導人的腦血栓等疾病。就這樣,靠胡編亂造+吹牛,他招攬了三四萬名對他頂禮膜拜的弟子。只要牛皮吹得好,權威就能立起來,于是,有人專門幫他斂財,有人供他消遣。他不僅兜售各種“開光法器”大肆斂財,還把精神控制PUA那一套用得爐火純青:

“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”

“精液中有特殊能量”

“前世你是我的妃子”

“如果違背師命,會立即得絕癥死去”

采用精神逼迫+修行加持的方式,對多名女弟子進行誘奸,懷孕了,就讓她們墮胎。

圖片

圖片

更匪夷所思的是,有的母親還親手把自己女兒獻給他。

圖片

到最后,還有女弟子在說: 被他騙了也都還好,最難過的是,我一直堅持的信仰沒有了。2020年,還有不少人深陷這樣的邪教騙局,其中不乏高學歷者。像這樣家人親手把女兒送上賊船的案例,也不是第一起了。邪教不光斂財,還多以雙修名義性侵女信徒

無獨有偶,在中國臺灣,也有母親親手把女兒送給邪教頭子懷中,他們把這種情懷稱之為信仰。

分享到微信: 分享
【鄭重聲明】溫哥華天空刊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,僅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。 本網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,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,不為其版權負責; 部分內容經社區和論壇轉載,原作者未知,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,請及時與我們聯絡,我們會及時刪除或更新作者。謝謝!

我要評論:

欧美欧美欧美-原创-完整版视频在线观看